澳门新葡亰518 > 澳门新葡亰518 >

临邑舍弟书至

  * 这是一首五言排律,只末二句是散行的。杜甫弟有颖、观、丰、占四人,仇兆鳌以此诗“舍弟”是指颖。这首诗的写作年代有些问题。黄鹤据《书:五行志》:“开元二十九年秋,河南河北郡二十四,水害稼”的记载,认为作于是年。张蜒则表示怀疑,说开元二十九年杜甫才三十岁,而诗中有“吾衰同泛梗”的话,是岂其少作耶?按杜甫晚年所作的《上水遣怀》诗曾说:“我衰太平时,身病戎马后。”那么这首诗所说的“吾衰”,也不应但从年龄上来解释。从诗的总的情调来香,应该是困守长安以前,亦即三十五岁以前的作品。

  [1] 首二句说明河溢的由来。二仪,即天地。积风雨,久雨。诗题先序书至,次序苦雨何泛, 诗则先序苦南河泛,再落到舍弟书至,故不乎直,有气势。 [2] 坼,即决口。

  [3] 职司,职在防河的有司 (官吏)。《诗经》:“忧心悄悄。” [4] 这句是说灾区的地方官吏诉说灾民嗷嗷待哺的惨况。 [5] 这里才说到自己的弟弟。簿曹,官名。

  [6] 版筑,用版夹土而筑。不时操,是说无时无刻不在筑堤。这以下十一句都是书中所说的 线] 二句形容版筑的困难。相传周穆王至九江,叱鼋鼍为桥,又七月七日乌鹊填河成桥以渡织女。真能这样,对筑堤防水该多么方便?但不能如愿,所以说“难假”、“空瞻”。假,假借。瞻,仰望。

  [8] 二句言面积之广。燕南,河北省南部。济上,济南兗州一带。畎音大,田中小沟。 [9] 二句言大水久不退,以致螺蚌蛟螭诸水族横行陆地。

  [10] 二句言水势之大。徐关成了水府,碣石小若秋毫。碣石,山名,在渤海东。 [11] 二句写河溢给人民造成的灾难。白屋,就是百姓住的茅草屋,为水所冲,故只留孤树。青天,是没有的天,但还是有许多船只失事沉没。

  [12] 此下四句是杜甫自序。《说苑》:土偶谓桃梗日:”子,东园之桃也。刻子以为梗,遇天大雨,水潦并至,必浮去,泛泛乎不知所止。”由于诗的内容是写大水,同时杜甫这时还是一个没有职位的野人,所以自比“泛梗”。 [13] 是说尽管我如泛梗一般无能,但还是想涉过人水去摘取蟠桃。 《山海经》:“东海度山有大桃,屈盘三千里,名曰蟠桃。” [14] 二句承上,是说要用蟋桃为饵,把大髓钓上来。掣,就是制服。传说巨鼇能致河溢之灾,故仕甫有此想头。杜甫说这种大话,意在宽慰兄弟。

  [2] 这句诗说明社甫对上层社会的憎恶。所历,是凡所经厉。见得没有例外,全是些好刁巧 诈的东西。

  [3] 野人,杜甫自谦。擅,牛羊之属;腥,鱼类。朱门大户,顿顿鱼肉,杜甫既不习惯,又 憎厌这般人,故有“蔬食常不饱”的线] 青精饭,用南烛草木的叶子,杂茎皮煮取汁,浸米蒸饭,即作青色。据说,食之延年。

  [5] 杜甫不愿见这班机巧的人,所以想离开都市到山林去采药,但苦无资财,故终绝迹于山林。迹如扫,没有足迹。大药,就是金丹。唐代道教盛行,统治者和一般士大夫很多炼丹和服食金丹以求长生的。

  [6] 侯,是尊称。金闺,金马门。彦,有才华的人。天宝元年,李白至长安,玄宗 (李隆基) 命他供奉翰林,专掌密命。

  [7] 李白醉中曾令高力士脱靴,力士以为恥,便对杨贵妃说他的坏话,白自知不为所容,于是自求还山,所以说“脱身”。事幽讨,在山林中从事于采药和访道。

  * 这是天宝四载(七四五)夏在济南历下亭即席所赋。李北海即李邕,时为北海太守,是当时文豪兼书家。李林甫素忌邕,天宝六载正月就郡杖杀之,时年七十余。历下亭(今名客亭)在济南大明湖,因历山得名。

  [3] 二句申明往历下亭之故。方位以西为右,以东为左,齐地在海之西,故日海右。自汉以来的经师如伏生等,皆济南人,又杜甫自注云“时邑人蹇处士等在坐”,故曰名士多。这两句诗,因为颂扬得实,已为后人作为对联,悬挂亭中(今改为门联)。

  [4] 唐时宴会有女乐。玉珮,指侑酒的歌伎。当,是当对的当。语本曹操诗:“对酒当歌。” 有人解作应当或读作去声,都不对。

  [5] 这两句是流水对,写环境的清幽。水原也是能生凉的,但因亭有竹林荫蔽,更用不着水,所以说“空涌波”。空是空自或空劳。交流,指历水与烁水,二水同入鹊山湖。以上四句写亭内外景物。

  [6] 蕴真,用谢灵运诗“表灵物莫赏,蕴真谁为传?”是说此亭蕴含真趣(自然美),故以得一游为快。

  [8] 贵指邕,贱杜甫自谓。俱物役,是说无论公私贵贱,同是为事物所役使。因不得自由,故有难重游之叹。邕比杜甫要大三十四岁,称邕为“公”,与年龄亦有关。末四句写感想。

  [2] 葛洪,东晋人,闻交趾出丹砂,因求为勾漏令。李白好神仙,自炼丹药,这时又从道士高如贵受“道箓”,但丹仍未炼成,杜甫则访问了另一道上华盖君,已未见到,故有此语。

  [3] 这两句是朋友相规的话,末句规意尤明显。跋官,汉人口语。汉质帝说梁冀是“跋扈将军”,李贤注:“跋扈,犹强梁也。”北齐高欢说侯景“常有飞扬跋扈志”(见《北史·齐高祖纪》,仇、杨诸家注引作《侯景传》,误),虽添了两个字,意思也差不多。李白好任侠,曾手杀数人,又傲视一切,故说他跋扈。为谁雄,到底为了哪个而这样呢?见得世无知己。意思是希望李自不要太任性,应该收敛些。李杜二人有很多共同点,但同中有异。杜甫嗜酒,却不甘心于“空度日”;也豪放,却不以“跋扈”为然,这是理解这两句诗所应注意的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